澳门博彩十大网站大全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2-13 17:50:33
访问量:

1.jpg

 黃醒彪

香港貿易發展局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師

 

◆採訪整理:明遠

 

 

亮眼表現,充分就業

    香港在2017年都有不錯的經濟表現,在2016GDP增速是2%,到了2017年已經到了3.7%3.8%的水平,可以明顯看出這一整年的快速增長勢頭,在發達地區而言都是不容易的。首先,在出口領域,香港2017的貿易出口表現較好,全年較2016年增長8%,相較於2016年的下跌狀態而言,這是非常明顯的反彈;其次在私人消費領域,一般生活消費、電子產品消費、奢侈品消費都展示出不錯的勢頭,有明顯的復甦跡象。根據最近公佈的第三季度的GDP數據,扣除通脹以後私人消費實質增長6.7%,反映出香港社會在出口與內需的拉動之下,經濟快速回穩,且呈現一個良好向上的發展態勢。

    當然經濟數據的亮眼離不開充分就業,在香港最新的就業統計數據中,我們的失業率低於3%,一般而言,這已經是達到了全民就業的狀況,存在的失業人口多與結構性、年齡等有較為緊密的關聯,因為單從失業率來看,年輕人的失業率會相對較高,當然這不是香港社會獨有,大多數國家、地區都存在這個問題,香港15-19歲的年輕人現在失業率在11%左右,而年齡稍大一些的20-29歲的青年失業率只有5.3%了,30-39歲的失業率也從過去的2.59%降至1.5%,而且通過這幾年的政策推動、就業輔助,15-19歲這個年齡層的失業率從過去的15%下跌到11%,已然是一個不小的進步。而這個高於香港整體失業率的數字其實從理論上來看,是屬於這個年齡層的正常現象,畢竟他們處於剛從中學畢業出來社會做事的階段,搵工、轉工的機會都比較大,流動性與不確定性增強,自然會反映在一時的失業率數字之上。

快速轉型,灣區融合

    香港在經濟上能夠保持相對穩定的狀態也歸功於長期以來推動的產業轉型,這並非一朝一夕之功就可以推動實現的,一路以來,香港社會已經進入(專業)服務業時代,通過金融、會計、律師等行業提供專業服務,作為世界與亞洲的重要金融中心,香港在金融制度、金融業務上已經相對成熟,不僅在本地提供服務,更能夠應對國際上的不同需要,提供多樣化服務,這也是香港即使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依然能保持自己競爭優勢的關鍵之一。當然,產業的轉型發展要迎合國際發展的變化趨勢,香港在過去的幾年中也在嘗試更加多元化的產業發展路徑,力圖不再局限於金融與地產行業,特別是在科技發展、創新等領域,加了研究和投入力度,因為在全球新一輪的競爭中,科技帶動經濟發展已經是不容置喙的事實了,未來在粵港澳大灣區政策的推動與整合下,香港推進產業多元化與發展新創產業的步伐更要加快。

    在經濟結構相對單一的環境中,我們試圖突破的多元化受到了土地成本高企的困擾,這也給新興產業的崛起和創業團隊的發展帶來了桎梏,就阻礙到一些原本有意進入的投資。所以在土地、人力資源的限制下,香港的“多元化”思維更要延展下去。比如零售業,過去內地消費者前往香港,不少都是奢侈品、世界品牌產品的消費,而這幾年開始內地來港的消費模式已經悄然變化,崛起的中產階級更加注重產品的多元,關注新產品、特色產品、創意商品,而不單單迷戀“國際奢侈品牌”,所以對香港而言,是否能夠引入更多具有特色、中高端的品牌或者產品進入香港市場,就是保持香港吸引力與競爭力的關鍵要素之一。

    同時,快速的社會發展與經濟成長也會帶來相應的問題,貧富差距擴大雖然是全球現象,香港也面對同一問題,如何能夠保障弱勢,調和社會矛盾在新政府上台以後是一個重要的課題,不少官員落區體驗民生,感同身受,這是一個好的開端,也只有在充分傾聽民意的基礎上,才能推出適合的政策。同樣人口老化對於社會與經濟的發展都將帶來持續衝擊,香港作為人口老化速度較快的地區之一,未來如何保持經濟成長所需要的人力資源,又如何結合現有的醫護、養老措施來保障老年人能夠安度晚年,同樣是香港現階段的挑戰。

2.jpg

    在新的一年,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從文字到正式落地,今年第一季度中央政府就可能會公佈最新的發展計劃,進一步細化了粵港澳大灣區的功能與發展步驟,大灣區內各個城市都在拭目以待。從灣區的發展方向來看,其目的是為了提升整體灣區的競爭力,尤其是國際競爭力,為中國打造出一個強力發展的國際化城市群,未來的政策自然也是朝著加強整個大灣區一體化的方向推進。大灣區的出現可以將各城市的優勢資源得到更加有效的整合,產生群聚效應,從而全面提升經濟社會發展與灣區內民眾生活品質,民眾也更加期待藉助大灣區的整合可以使得生活、工作更加便利化。目前珠三角9城市加上港、澳的灣區組合,在灣區各市GDP的組成中來看,區內各城市發展側重不同,比如香港在金融、貿易、娛樂上都有專長,服務業已經佔9成,澳門則是在休閒娛樂、博彩旅遊上一枝獨秀,珠海是旅遊宜居城市,中山、佛山、江門都是不同的製造業中心,未來資源一旦有效整合,將產生1+1>2的效果。而灣區不單單是粵港澳地區的灣區,更是國家的灣區,它承載著國家發展的重責大任,在改革開放40年的關鍵時期,這個中國最開放、最前沿、最國際化的地區肩負著推動中國下一輪深化改革的責任,利用粵港澳大灣區的契機,從而助力中國邁向更加市場化、現代化的強國。

    灣區這個開放平台又同時結合國家推出的“一帶一路”大戰略,可以更好的發揮港澳地區的優勢,在新一波中國企業走出去,中國全球化的機遇中,以港澳為腹地,推動與世界更加緊密的聯繫,同時也把大灣區打造成接軌國際的重要平台。於香港而言,這兩大戰略計劃都提及香港,而且要藉助香港的國際、國內交流平台的角色,同時能夠充分發揮香港在金融、新創領域的優勢,無疑是推動香港下一階段快速發展的動力源和堅定依靠。香港更要利用這個歷史機遇期,努力成為南中國地區的科研中心,利用現階段科大、港大等多所大專院校強勁的科研實力,結合臨近深圳等高科技產業的發展需求,提升香港的研發輸出能力,成為重要的研發基地,帶動粵港澳大灣區,乃至向內地與國際輻射的功能。同時香港可以吸引到那些未必願意前往內地生活的海外人才,結合他們的專長,設立香港研究中心,進一步提高科技產出的質量和效率。

面向競爭,加強投入

    自然,任何時期香港都會面臨到不同的競爭,在中共十八大三中全會確定了加大市場化的政策以後,內地陸續設立多個自貿區,那時開始社會上不少聲音就擔心香港會遭遇到更大的競爭。但其實,市場化就是強調競爭的自由化,香港作為全球最為自由的經濟體之一,一直以來都面對著各種不同的競爭,但香港一直在隨著局勢的改變主動調整,從過去改革開放前擔當內地與國際的簡單互動平台,到改革開放以後,港資進入內地投資開放設廠,再轉運出口;當內地改革開放深化之際,香港又從製造業快速轉向服務業發展,到了今時今日更結合自身的國際化優勢協助大陸資本走向國際投資、發展,所以香港一直在面對競爭,化解壓力,提升自身在大中華地區與國際上的競爭力。因此在新一輪的發展之中,香港要保持信心,也要積極進取強化自身競爭實力。

    因為比較基數較高,從目前的數據與情勢分析來看,香港在2018年的出口增長會減速,這與國際情勢尤其是可能在2018年激化的中美貿易摩擦也有關係,但較為大幅的出口成長還是有希望的;在內需方面因為全民就業與薪資提升的助力下,也將進一步提升,加上股市的持續走高,市民財富也會有所增長,所以內需的增長也是可以期待的。

    在接下來的一年中,香港政府應該持續加強科技的投入,同時在房屋供應上採取有力措施讓市民有感,才能進一步化解內部的紛爭矛盾,穩定社會發展。同時,如何深化與內地的合作,優化香港的生活環境與營商環境,也是在2018的重要探討議題。一切的政策如能提高競爭力,優化民生將能更好地推動香港社會的整體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