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博彩十大网站大全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4-10 12:27:59
访问量:

 ◆澳門理工學院中西文化

  研究所教授/王五一

 

    (接上期)

    冷戰的結束,終究是件好事。尤其是,它結束得竟如此溫和,準備的那一大堆飛機坦克原子彈都沒用上,僅靠意識形態戰略便搞掟,豈非天下生民之幸?

    今天我們用事後諸葛亮的眼光看,東勝西敗的可能性基本是零。既然勝負結局只有一個可能性,那么,如果真有“人類利益”這個東西的話,则人類確實應當感謝小夫涅夫喬夫一類俄奸。他們是徹頭徹尾的俄奸,也是如假包換的人類英雄,授之以諾貝爾和平獎,實至名歸。不過,這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國際間相互謙讓的光榮稱號——這樣的英雄人物,別人家越多越好,自己家越少越好。

    說到這裡,本文最重要的問題便冒出來了:冷戰的結局,為什麼必然是西勝東敗?

    是因為“剝削壓迫擂臺”的火力不如“自由民主擂臺”嗎?不是。

5.jpg

    是因為,東方陣營只有一個擂臺,內外兼用,用於對外轟炸攻敵的和用於對內分辯是非的,都是這同一個“剝削壓迫擂臺”,都是這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而西方則有兩個擂臺,一個外用的,一個內用的。外用的,即這個以自由民主人權為共識原則的擂臺,它其實只是冷戰的專用品,是專為陷害敵人而設的,人家自己家裡根本不用這個擂臺,人家家裡另有一個共識擂臺,專為“窩裡鬥”用的。或可將之稱作“國家利益共識擂臺”。

    西勝東敗的本質,不是資本主義戰勝了社會主義,也不是民主戰勝了專制,而是雙擂臺打敗了單擂臺,更深入地說,是民族國家主義打敗了普世主義。

    冷戰的發生,絕不是因為世界上一部分人認為社會主義好一部分人認為資本主義好人類遂分成了勢不兩立的兩大陣營。冷戰本質上是一場以地緣政治為基礎的國家間的利益大衝突,交戰雙方以及雙方中的每個成員國,都是為了自己的國家利益而不是意識形態感情而捲入其中的。這與此前的兩次“熱戰”的本質並無大異。新中國之所以加入東方陣營,是因為中國晚清以來一百年所積欠債務的諸多債主國中,只有蘇聯宣佈了放棄債權。蘇聯放棄債權也不是為了貫徹什麼“國際主義原則”,而是為了以此贖買中國入圍以增加其在冷戰格局中的力量。中國的算計則是,先通過與之結盟把蘇聯的慷慨作實了,讓你伸出的舌頭再也卷不回去,然後再利用這個盟友的榜樣力與合作力的支持,經過朝鮮一戰,把其他債主的債統統抗掉,目的達到後,再以意識形態之爭為藉口適時地從美蘇對抗的混水中脫身,並趁機完成了讓美蘇雙方都瞠目結舌的核闖關。(如此一個狡詐的毛澤東,如何能不惹人恨?)

    冷戰這場國家利益大衝突所具有的殘酷性質,對交戰雙方的國家團結力提出了極高的意識形態要求,對雙方意識形態體系中的國家主義民族主義濃度提出了極高的要求。要滿足這個要求,一個冷戰參戰國首先必須要建立一套能夠把自身國家民族牢牢地凝聚起來的意識形態體系,同時,最好再別搞一套專門用以對外瓦解敵營的意識形態體系。而西方恰恰就建立了這樣一套最符合冷戰要求的二元意識形態體系,或者叫二元擂臺體系,一個以國家利益為共識原則的“內擂”,一個以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為共識原則的“外擂”。

    就民族團結的功效而言,沒有比“國家利益至上”的觀念更有力的粘合劑了,而就瓦解敵國之民族團結力的功效而言,沒有比“普世價值”毒力更大的思想毒藥了。有趣的是,當西方搭起普世價值擂臺以圖瓦解東方的國家民族團結力的時候,以斯大林為首的東方陣營恰恰也在用普世價值自己教育自己。共產主義,是關於全人類美好理想的一套價值追求,是典型的普世價值,《共產黨宣言》中說的明白,這是一個“沒有祖國”的信仰體系。斯大林之後蘇聯歷史上出現的那一個個俄奸,從赫魯小夫到葉利欽,沒有一個是“海歸”,他們都是蘇聯自己的黨校系統用正宗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培養出來的政治領袖。戈爾巴喬夫“人類利益高於國家利益”一句,實乃是由共產主義理論體系中推導出的自然結論,毫無離經叛道慫人聽聞之處。(在這個歷史事實面前,當今中國的一些“網友”實在不應該對著“為什麼中央學黨校出漢奸”這個問題再苦思不得其解了。)如此,共產主義的普世價值觀與後來的修正主義者為了自身利益而從西方躉過來的資本主義的普世價值觀相結合,兩個普世價值體系共同向蘇聯人民的精神世界發力,把蘇聯的國家民族精神蕩滌得乾乾淨淨。1990130日,蘇聯第一家麥當勞餐館開張,三萬莫斯科人冒著嚴寒清晨排隊,去搶食那象徵普世價值的美味佳餚。不到兩年時間,到第二年底,蘇聯就亡國了。人心到了這種地步,決定國家命運的,已遠非是一兩顆“定時炸彈”,而是使國家垮臺成為必然的整個社會土壤。

 

4.jpg

    相反再來看西方。在那裡,國家民族利益,是西方列國國內思想鬥爭時至高無上的共識原則,誰也不敢也無力挑戰這個原則。一個美國政治家要在國內的政治鬥爭中取勝,例如想選上總統,辦法只有一個:讓人們相信他比對手更能維護國家利益。美國的政治黑不黑?黑。但它有一個明確的邊界,不管多黑,誰也不敢賣國。美國有三分之一的人相信911事件是美國政府自己把樓炸了以為進攻阿富汗製造藉口。如此天大的事竟能息事寧人者,乃是因為大家同時還相信,政府是為了國家利益幹這事的,否則,若是這事上有一絲一毫的賣國勾當,美國人民絕不會善罷甘休的。美國內部的所有政治鬥爭,都是在這國家利益的共識擂臺上展開的。(要玩倒特朗普,單靠“抓×門”不行,一定得在“通俄門”上作文章。)

    總有人抱怨美國是雙重標準,這其實是種錯覺。美國沒有雙重標準,但有兩個擂臺。兩個擂臺兩套道理,虛實有致,表裡相宜,陰陽合和,並行不悖,但卻不能說這是雙重標準。對內講國家利益是為了國家利益,對外講人權也是為了國家利益,何來雙重標準?200711月,在UNLV(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校區)大禮堂舉行的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辯論大會上,主持人CNN的大鬍子WOLF開首問了第一候選人希拉莉一個問題:假如人權與國家利益發生了矛盾,什麼是第一位的什麼是第二位的,什麼服從什麼。希氏起初想打個馬虎眼蒙混過關,說“美國的國家利益與人權不會有矛盾,不存在二者孰主孰次的問題。”老WOLF窮追不捨,“我說的是‘假如’,假如二者有矛盾,你認為二者應當孰主孰次。”希拉莉被逼不過,只得答曰“國家利益第一,人權服從國家利益。”老WOLF接著又從第二候選人奧巴馬開始一溜問下去,大家眾口一詞,都是這個答案。希氏透露的,其實未必是她個人的思想,但一定是美國選民的思想。她之所以這樣回答老WOLF,不是因為那就是她的觀點,而是因為她知道那就是正在看電視的美國選民的觀點,她知道這樣說就能拿選票。為美國政治的大方向掌著大舵的,不是哪個政治舵手,而是美國國民的愛國文化。

    世上緣何而有列強列弱?緣何強者恒強,弱者恒弱?緣何某國雖敗即興易如反掌?緣何某國雖勝即衰人亡政息?緣何某國在民選治下仍能維持其國家的團結和強大?緣何某國縱有君主專制仍是一盤散沙不堪一擊?半個多世紀的冷戰史,兩個多世紀的列強爭戰史和列強欺負列弱史,所有的史實都指向一個答案:地球列國孰狼孰羊的角色分配,蓋決於各國之內鬥擂臺的共識構造,蓋緣於其有一個國家民族利益至高無上的意識形態原則,蓋決於其在此種共識之下的積極的激烈的國內思想鬥爭。3.jpg

    列強諸國,歷來是“主張積極的思想鬥爭”的,在國家利益至高無上的共識原則下,“窩裡鬥”對於國家是絕對的大好事。在這個健康的共識擂臺之上,放手讓大家爭論,爭論越激烈越好,越激烈,真理辨得越明,越激烈,由以起辨的這一健康的共識原則本身就越是得到強化。當兩個政客在電視上互罵對方裡通外國時,他們爭論得越激烈,愛國的共識觀念就越是得到強化,二位不管誰勝,他們實際上都是在對受眾進行愛國主義教育。2.jpg

    日本在黃皮膚人群中能異軍突起而由列弱一變而為列強者,原因無他,咸賴明治維新的“換擂”之功。在“王政復古”“大政奉還”的旗幟下,武士們的效忠對象,迅速地由其封建領主身上轉移到了天皇身上,領主的武士迅速地變成了國家的武士。一個由270個藩閥構成的分裂割據的日本,迅速變成了一個高度團結尚武的大一統日本,從而一躍而為世界強國。美國人本尼迪克特在其《菊與刀》一書中,對日本明治維新後國家共識擂臺的構造,有個經典的描述:“對天皇無條件的無限忠誠,對天皇以外的一切人和集體則加以批判,這兩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對天皇無條件的無限忠誠”,這是國家的共識原則;“對天皇以外的一切人和集體則加以批判”,說的是在此一共識原則下的激烈的國內思想鬥爭。試想,假如,日本國內思想戰的共識原則,不是天皇的神聖不可侵犯及其所代表的國家利益的神聖不可侵犯,而是普世價值,日本能有今天嗎?更假如,大政奉還後的天皇,不但不鼓勵已经有了共識的國民去“關心國家大事”,去把明治維新“進行到底”,去開展積極的思想鬥爭,反而是下令全國“不爭論”,日本能有今天嗎?

1.jpg

    一個既沒有共識也沒有爭論的國家,是一個沒有未來的國家。